ub8登录

您的位置:首页 >巴蜀史志>民俗风情>详细内容

【方志ub8登录?民俗】吴映熹 ‖ 寒食节:汉族传统节日中唯一以饮食习俗命名的节日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4-04 09:50:5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春雨细密,烟火禁灭,正是一年寒食至。

 寒食,即寒食节,亦称“禁烟节”“冷节”“百五节”。在清明节前一二日,禁烟火,只吃冷食,后世发展中逐渐增加了祭扫、踏青、秋千、蹴鞠、牵勾、斗鸡等风俗,曾被称为中国民间第一大祭日。

寒食节是汉族传统节日中唯一以饮食习俗来命名的节日。

 从春秋时期到如今,这个节日已有2600年的历史。从最初的小范围流行,到唐开元年间成为“国家法定节假日”,举国休3日,再到大历十二年二月十五日,朝廷颁布法令,“自今以后,寒食同清明,休假五日”,寒食节成为华夏民族越来越重要的节日。到了12年后的唐贞元六年,寒食连同清明的假期已经延长至7天。虽然也是自唐朝起,寒食与清明相结合导致了后来清明节的反客为主,但寒食节悠久的历史与重要的地位不可否认。

 关于这个古老节日的起源,论说颇多,但最广为流传的还是贤臣介子推的故事。

 传说春秋时代的晋国国君晋献公有5个儿子,其中,第一位夫人所生的申生被立为太子,后夫人俪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,谋害杀死了太子申生。为了避免后母骊姬的迫害,公子重耳逃往国外,贤臣介子推等人一直忠心耿耿地跟随重耳颠沛流离。有一年,重耳因为贫病交加而生命垂危,介子推为了给重病体弱的重耳增添营养,将自己的肉割下来熬成汤给他吃,使重耳得以恢复。

 关于这个故事的文献记载其实并不多,许多情节都是后人加以修饰的,但介子推“割股以啖君”在《韩诗外传》中确有记载,“晋文公亡, 过曹, 里凫须从, 因盗重耳资而亡。重耳无粮, 馁不能行, 介子推割股以食重耳, 然后能行。”

 后来晋献公病亡,他的几个儿子争夺王位、同室操戈,此时的重耳已经流亡19年,在秦国国君穆公的帮助下,兴戎起衅,打败已当上国君的异母兄弟公子围,成为晋国国君,史称晋文公。即位之后,重耳本应按功封赏跟随他流亡的人,但由于周王室内乱,重耳应周襄王的要求出兵勤王, 没有及时下达每一个封赏,“是以赏从亡者未至隐者介子推”。介子推对此默默承受,并未邀功请赏,而是选择归隐。

 介子推“不言禄”一事在《左传·僖公二十四年》中首有记载:晋侯赏从亡者,介之推不言禄,禄亦弗及。推曰:“献公之子九人,唯君在矣。惠、怀无亲,外内弃之。天未绝晋,必将有主。主晋祀者,非君而谁?天实置之,而二三子以为己力,不亦诬乎?窃人之财,犹谓之盗。况贪天之功,以为己力乎?下义其罪,上赏其奸。上下相蒙,难与处矣。”

 他丝毫不以自己的付出而居功,甚至不愿与狐偃等人为伍,认为他们将晋文公登位“以为己力”,还据此邀功请赏, 无异于“窃人之财”的盗贼。他的想法得到母亲的认同与支持,“其母曰:‘能如是乎?与汝偕隐。’”母子二人于是回到家乡绵山归隐,至死未出。

介子推携母归隐,至死不出

 对于介子推归隐后的故事,《史记·晋世家》中有载,介子推不求封赏, 但跟随他的人为其鸣不平, 于是写下诗句挂在晋文公宫门外, 诗云:“龙欲上天, 五蛇为辅。龙已升云, 四蛇各入其宇, 一蛇独怨, 终不见处所。”晋文公看见这些字句, 想起自己忘记了封赏介子推的功劳,于是连忙派人召见介子推, 才知道介子推已经远去绵山归隐,但不知道具体位置。晋文公知道介子推是个大孝子,他根据别人的建议,火烧绵山,只留出一条小道,想以此逼迫介子推与母亲出山避火。可是,一连烧了三天三夜,数十里森林被火烧为焦土,仍未见介子推母子的人影,待火熄之后,人们才发现介子推和母亲抱着一棵大树烧死了。晋文公十分愧疚,心痛无比,下令把介子推母子葬于绵山,将周围环绕之地都加封为介子推之田, 号曰“介山”, “以记吾过, 且旌善人”。传说晋文公还下令将介子推被焚的三月五日定为火禁日, 禁止烟火, 仅食寒食。这便是寒食节与介子推最深的牵连。

晋文公火烧绵山

 尽管寒食也许另有起源,但“家家户户禁烟火, 纪念贤臣介子推”的这一论说最为动人,其中传达出的精神品质咏颂后世。介子推“割股啖君”的赤胆忠心、淡泊名利的高风亮节,以及偕母归隐的奉亲尽孝,每一条都真正诠释了“忠孝”文化的内涵。

 作为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,晋文公与介子推的故事赋予了寒食节更深刻的意义。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,寒食节逐渐并入清明,一句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流传千年,但早在杜牧成句前就有“寒食时节雨纷飞”之言,如同今日的清明节众所周知,寒食节却弱化许多,常常被人混为一谈,每逢此日,也鲜有依然遵从“寒食”之人。清明从普通农业节气到传统民俗节日转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说是对寒食节的“喧宾夺主”或有偏颇,可这一演变对寒食节文化意义的压缩却是事实。

 作为今人,也许很难再禁灭烟火、一日寒食,但我们可以重温介子推极尽忠孝的感人故事,不忘其可贵的精神品格。


终审:罗一洋
关闭本页 【打印正文】